您的位置:四川在线首页 > 娱乐 > 影视新闻 > 正文

《大众电影》破产停刊?影协副主席:这是造谣
http://www.scol.com.cn  (2009-12-25 08:27:50)  来源:四川在线-华西都市报  评论共  条
    

巩俐、刘晓庆都曾是封面人物

  说法一:《大众电影》编辑:副社长在内部会议上宣布破产
说法二:中国影协副主席:没有停刊,目前运转正常

  创办已有59年历史的《大众电影》昨日传出倒闭停刊消息——一位业内人士称,22日,该社的副社长宣布大众电影杂志社停刊。记者随即致电主办该杂志的中国影协副主席、分党组书记康健民,他吃惊地予以否认,而该杂志的内部员工也表示,杂志社仍旧在运转当中。作为新中国第一本电影杂志,1950年诞生的《大众电影》已经有59年的历史,见证了新中国电影的发展和成长。昨日,《大众电影》停刊的消息传出后,引来各方高度关注。

  编辑爆料:副社长宣布破产

  《大众电影》编辑周雁鸣透露,《大众电影》已经在内部会议上宣布破产。周雁鸣称他当时在现场见证这一系列事件:《大众电影》副社长翟建农在《大众电影》内部会议上表示,由于“种种原因”导致《大众电影》出现财务漏洞,致使破产。

  影协副主席:目前运转正常

  记者连线《大众电影》主管单位,中国影协副主席、分党组书记康健民,他表示《大众电影》没有停刊,目前运作正常。而《大众电影》的另一位负责人也表示,《大众电影》既没有破产,也没有停刊,但他拒绝透露公布自己的身份。随后记者又联系了《大众电影》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介绍,杂志社目前一切运转正常,没有出现破产现象。

  爆料者正与《大众电影》打官司

  关于《大众电影》现状,为何会有两种说法?据了解,爆料者周雁鸣正与《大众电影》打官司,莫非是他在泄私愤?据新华社消息,因未受作者本人允许擅自刊登图片,周雁鸣日前将本单位《大众电影》杂志社诉至北京市朝阳区法院,要求被告赔礼道歉,将作品署名作出更改说明,并赔偿5万元经济损失。周雁鸣诉称,《大众电影》杂志2009年第17期使用了他于2001年5月在上海为演员刘子枫拍摄的一组照片,此次摄影并非杂志社委派,拍摄费用均由个人承担,属于个人创作。大众电影杂志社未经许可擅自使用且未署名,也未支付报酬,侵害了其发表权、署名权、复制权和获得报酬的权利。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记者连线

  影协副主席:这是造谣

  记者采访了《大众电影》一位内部人士,他说不知道这个事情,说应该问老康,他才是头。记者昨晚致电主办该杂志的中国影协副主席康健民,他回应说:“这是造谣,不可能的事情。杂志每期都出得很好,我今天已经接到好几个记者电话了,我也很奇怪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传闻。”记者追问,那杂志有没有遇到问题,康健民表示:“别的杂志遇到的问题,都会遇到,但没有停刊这一说。”   

  《大众电影》大事记

  ●1950年6月16日,《大众电影》在上海发行,由著名电影艺术家张骏祥筹资,梅朵、王世祯主编。社址设在上海市江西路四马路汗尔尔登大楼362号,杂志为大32开本,刊名是池宁题写的四个美术字。

  ●1952年1月,《大众电影》与《新电影》合并,改为16开本,办公地点迁址至北京西单舍饭寺12号

  ●1962年,在周恩来总理倡导下,《大众电影》创办了世界上唯一全部依据读者和观众投票评选的“大众电影百花奖”,这是新中国第一个全国性的电影评奖,当时被公认是中国电影最公正最权威的奖项。首届百花奖颁奖典礼于1962年5月22日在北京政协礼堂举行,所有获奖的制片厂得到一张奖状,个人荣获一个纪念奖牌并以这些文艺界领导们的墨宝作为奖品。

  ●1966年6月,《大众电影》出完第六期(总第306期)后,宣布停刊。

  ●1979年1月20日,《大众电影》复刊,主编为林杉,副主编为唐家仁、崔博泉。定价0.3元。

  ●1979年5月,《大众电影》在第5期的封底刊登了英国电影《水晶鞋与玫瑰花》的接吻剧照,读者问世杰愤怒地给编辑部写了封信提出抗议:“社会主义中国,当前最重要的是拥抱和接吻吗?”

  ●1979年9月-11月,《大众电影》在杂志上连续开辟“由一封读者来信展开的讨论”专栏,成为当时社会的讨论热点。

  ●1980年5月23日,第三届电影“百花奖”颁奖仪式在北京政协礼堂举行。这次颁奖,与上一届已经相隔了17年。

  ●1981年,《大众电影》的发行量由复刊时的50万册逐渐上升到960万册,来访的外国记者听了这个数字目瞪口呆地说:“全世界第一”。

  ●1990年代,随着电视网络等新型媒体的崛起,中国电影业走入低谷,《大众电影》也逐步落入历史最低潮期,但依然是中国最有影响力的电影报刊之一,被国家新闻出版署列为社会科学类重点期刊。

  (中国电影家协会网站)

  “陈冲得奖是我们共青团员的光荣”,演员张瑞芳向北京四季青人民公社社员介绍了站在她旁边的陈冲,公社一位女青年跑到陈冲跟前,把自己的团徽别到了陈冲胸前。这是1980年5月24日的上午。在那个上午之前的一天,《大众电影》将第三届百花奖最佳女演员奖颁给了这位19岁的上海姑娘,那是陈冲从艺以来得到的第一个奖,也是《大众电影》在“文革”之后举行的第一场颁奖礼。

  颁奖礼在上午举行,《大众电影》编辑部一共颁发了21个看上去有点笨重的景泰蓝奖杯。第三届百花奖共有160万人参与投票,这个数字同时也是刊登选票的《大众电影》杂志的销量。1979年1月复刊的《大众电影》跻身百万大刊之列仅用了一年多的时间,令人为之称奇的是,就在第三届百花奖举行的第二年,《大众电影》的月发行量达到了960万册,成为当时的青年人最喜爱的刊物。

    连线  

编辑:黄颖一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