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患癌末期选择安乐死 影像引发生死大讨论

www.scol.com.cn (2019-02-28 09:12:47) 来源:华西都市报
编辑:梁庆  

涉及生死之事,总是令人难以轻松。

一位曾经身材高大健美的体育健将,晚年饱受胰脏癌折磨,暴瘦到只剩49公斤。2018年6月,他选择了前往瑞士,在这个目前全球唯一一个允许外国人在当地接受“安乐死”(陪伴性自杀accompanied suicide)的国家,在至亲的陪伴下,自己从医生手中接下致命的“毒药”,一口一口喝下,最后倒在儿子的怀中,闭上眼睛,渐渐失去呼吸心跳,享年86岁。

中国台湾地区著名电视主播傅达仁“安乐死”执行的过程,被其家属录制下来,并于近期在网络上公之于世,引发生死大讨论。

“安乐死”,在全球都是一个被广泛讨论的议题,广大民众并不陌生。但通过影像如此直观地目睹一位癌症患者自主接受外界帮助、平静走向死亡的过程,画面里虽然有平静、隐忍的气氛,有看到亲人病痛得以解脱,亲属的释怀,但,还是令人感到震撼,心沉,并引人深思。

爸爸,我们爱你

我们都在这里

如何面对死亡,不光是人类哲学史上一个永恒的课题,也是任何一个人,都逃避不了的生命课题。每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珍惜生命,是人类文明的一大核心。对于重病晚期病人来说,当他需要在生命的尾声活得有尊严,想要主动结束生命,以免除疾病的痛苦,社会应该怎么回应他们这方面的呼求?对于家属而言,怎么样才能学习放手,而不感到愧疚?这涉及到法律、伦理的复杂问题,也因傅达仁“安乐死”被公开的视频,而再度引发。

在曝光的视频中可以看到,陪伴在侧的妻子、儿子以及另外一位女士,整体非常冷静。其妻子不停抚摸他的背部,另外一位女士在用手机录像。他的儿子傅俊豪看起来脸部通红,隐忍而不舍。送来“毒药”的医生,嘱咐傅达仁,服下去之后,要大口吐气。傅达仁认真听完后,并说了告别语,最后一句话便是“再见了!”

他先后喝了四口,最后一口一饮而尽。他的儿子泣不成声,说:“爸爸,我们爱你,我们都在这里。”其妻子则说:“放轻松。好了,不痛了。不痛了。”在旁的家人都为他的勇气鼓掌。空间里也放出中文赞美诗的歌声。整个过程共计2小时13分钟,傅达仁于18点58分正式结束了生命。视频曝光后,儿子傅俊豪也面对公众讲述了父亲傅达仁“安乐死”的来龙去脉。

我们对父亲的爱

就是尊重他的意愿

傅达仁的一生,可谓星光熠熠。从篮球健将、篮球教练,到体育记者、主播,他曾采访过7届奥运,访问过拳王阿里、篮球明星姚明、足球明星贝利。他还曾与沈春华一起主持过综艺节目《大家乐》,荣获金钟奖优良综艺节目奖。值得一提的是,傅达仁还曾于1991年登上过央视春晚的舞台。山东籍的他,出演一个叫《山东大实话》的串场节目。

傅达仁60岁生下儿子傅俊豪,从傅俊豪有印象以来,就一直听父亲说“我快要死了、我明天就要死了”。作为儿子,他坦言自己很难做好准备。傅达仁84岁那年,有一天突然反覆发烧。去医院检查,发现是胆管阻塞。按照医生指示装支架,把胆汁排出。当换第二次支架时,把胆切除,同时被诊断出胰脏癌。医生告知,若装第三次支架会有生命危险,相关手术存活率是50%。

傅达仁经过思考后告诉家人,就算积极治疗,也只剩50%的生存机会,而且即便活下来,也只能一直躺在床上、失去自由,他不想要在人生的最后阶段,过得这么痛苦,他想要快快乐乐,有尊严地走完最后一程。傅达仁跟家人多次说,想去瑞士“安乐死”。家人首先的反应是“当然很不愿意,所以我们就想办法转移他的注意力,看可不可以让他减轻痛苦,我们建议他写回忆录,结果他半年就写完了,书也顺利出版。”

之后,傅达仁又开始吵着去瑞士,家人又建议他以画画转移注意力。通过绘画,傅达仁又安静了半年,接着又开始说要去瑞士。2017年11月,傅达仁举家去瑞士安乐死机构,也在那时候成为会员。虽然傅达仁此行就想直接在当地“安乐死”,但在家属的不舍挽留下,傅达仁妥协跟家人回到台湾。之后,病情更加恶化,瘦到只剩下49公斤。2018年6月,家人再度陪同傅达仁到瑞士,最终完成了“安乐死”。

亲自陪伴父亲自主接受外界帮助、平静走向死亡的过程,作为至亲的儿子,傅俊豪形容自己的感受是:“那一刻,很平静,平静得就像父亲只是睡着,大家都没有意识到,他真的走了,也是这一刻,我们真正释怀,觉得这是对父亲最好的方式。曾经我们不谅解他、曾经我们觉得他自私,曾经我们希望他可以陪在我们身边,但是父亲身上的痛苦,真的不是我们可以体会的,我们对父亲的爱,就是尊重他的意愿,我们陪在他的身边,他离开的那一刻,我们全家都在,父亲知道我们是爱他的,我想那就够了。”

他的离开

带给大众一个讨论和反思的空间

傅达仁不是第一个被大众媒体广泛关注的“安乐死”案例人物。瑞士当地时间2018年5月10日中午12:30,澳洲104岁的大卫·古道尔(David Goodall)教授,因生活失去自理能力感到生命失去尊严,自主选择在瑞士一家诊所接受安乐死。

瑞士医生为古道尔静脉注射了致死性药物,主要成分是戊巴比妥钠(Nembutal,巴比妥盐类药物,是瑞士安乐死机构使用的主要药物)。之后,老人安详地离开人世,守候在他身边的是几位孙辈子女。据傅俊豪说,傅达仁是亚洲第一位安乐死的中国人,“我想他的离开,也带给大众一个讨论和反思的空间。”

事实上,傅达仁这段视频和采访曝光之后,在网友中引发了关于生与死的热烈讨论。这些讨论,涉及生死。比如在转发该新闻的某条微博下,其中一个评论“有尊严地死去,快乐地死去,何尝不是一种解脱”就有6.9万点赞。

“如果以后我老了得病没得治只能拖延时间,我也会选择安乐死,不给儿女造成经济负担自己也不会在病床上痛苦。”“目击生命终结前的一瞬间,再平静都震撼。”“人终有一死,走到生命的终点并不可怕,有尊严地离去远比赖活着好得多,更何况在承负严重病痛的情况下,有何意义?去年就有一个澳洲百岁老人在瑞士这样离世,挺好的!”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张杰

律师解读

立法允许“安乐死”?

在中国条件还不成熟

近年来,有关“安乐死”,在全世界,都是一个热门话题。目前荷兰、比利时、卢森堡和瑞士等国安乐死是合法化的,美国、加拿大则只有个别州允许安乐死。“安乐死”合法化世界上仅有少数国家

荷兰是第一个吃“螃蟹”的国家,于2002年4月宣布安乐死合法化,从而结束了荷兰历史上长达30年有关“安乐死”是否合法的争论,也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承认安乐死合法的国家。

荷兰安乐死的执行有严格程序,患者在申请安乐死时必须头脑清醒,同时,一个由医生、医学专家、律师组成的评估小组将对患者的病情做出评估,只有在认定患者疾病无法治愈,剩余的生命不得不遭受病痛的折磨时,才会批准其可以接受安乐死。而且,关于年龄限制方面,荷兰允许终末期病童安乐死,不过年龄必须超过12岁。

比利时是继荷兰之后全球第二个允许安乐死的国家。2015年2月,比利时因进一步延伸有关法例,通过不限年龄的儿童安乐死法案,招致不少批评。2016年,比利时一名17岁的终末期疾病患者,成为这个欧盟国家首名接受安乐死的未成年人。

此外,瑞士是目前唯一一个允许对外国人实施协助自杀的国家,目前美国有俄勒冈州、华盛顿州、佛蒙特州以及新墨西哥州部分地区已将安乐死合法化。2015年12月,加拿大魁北克省最高法院做出裁决,允许罹患绝症者在医生帮助下选择安乐死,从而使魁北克成为加拿大第一个安乐死合法化的省份。我国“安乐死”违法立法条件目前尚不成熟

2月27日,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采访了北京炜衡(成都)律师事务所周建中律师,请他对“安乐死”在我国涉及到的法律问题,进行了一番阐述。周律师说,在我国,目前对于“安乐死”没有相关立法,也就是说,在我国,当前法律框架下,协助他人“安乐死”的行为,是违法的。在现有的法律条件下,医护人员或者家属协助满足他人的请求,对其实行积极“安乐死”(帮助其自杀)的行为,会构成故意杀人罪。哪怕没有直接帮助,直系亲属或公职人员也有法定义务,制止其“安乐死”行为。如果放任其完成的,则构成间接故意杀人罪。

随着社会发展,尤其是“安乐死”的更多具体案例曝光,关于“安乐死”的法律问题,也被更多人讨论。也曾有相关人士提出,选择有尊严的死去,这是自己的一种权利,建议今后考虑“安乐死”立法。但也有人认为,“安乐死”如果以法律形式确认下来,可能会被一些人利用,用以非法剥夺他人的生命。另外,在人类对疾病的认识还十分有限的情况下,未经法律许可帮助他人结束生命,有悖于生存权利的道德准则。

对于未来“安乐死”立法的可能性,周建中律师说,“立法是一个系统工程,法律也是跟一个国家的各方面情况有关,需要进行充分的调研。我个人认为,目前在中国,立法允许‘安乐死’,条件是不成熟的,不现实的。”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