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次元彭昱畅 演木偶也要有灵魂

www.scol.com.cn (2018-08-22 10:21:05) 来源:北京青年报
编辑:梁庆肖扬  

  竞争激烈的暑期档,正在上映的《快把我哥带走》成为“票房黑马”。影片上映五天,票房已过1.5亿。该片由郑芬芬执导,彭昱畅、张子枫主演,改编自中国人气漫画家幽·灵姐妹同名畅销动漫。

  扮演哥哥时分的彭昱畅更是表现抢眼。这位90后非科班出身的演员,延续了他在《演员的诞生》上的风格,以其灵气和努力,在演员的道路上迅速成长。

  生活里的“2.5次元”

  2015年,彭昱畅出演了热门网剧《太子妃升职记》中的“强公公”,喜萌的样子颇有观众缘。2017年,主演电影《闪光少女》并凭借该片获得了第20届上海电影节亚洲新人奖最佳男演员奖提名。2018年,彭昱畅参加《演员的诞生》,更是人气急升。

  从《闪光少女》到《快把我哥带走》再到还未播出的新剧《网球少年》,彭昱畅接连塑造了三个“二次元”人物。他称自己生活中算“2.5次元人”。彭昱畅认为二次元是一个虚拟但美好而浪漫的世界,他向往那个非黑即白、爱恨分明,正义就是正义、邪恶就是邪恶的世界。

  作为独生子女的彭昱畅,回忆起童年往事“哭笑不得”。因为生活中的他是家族中的老幺,从小到大都是哥哥带着玩,“小时候脖子上挂个钥匙,自己开门就走,钥匙掉了得挨揍。挨揍的原因就是万一别人捡到开我们家的门怎么办?可是,人家不知道我们家住哪儿,捡到也没用啊。小时候怕挨打不敢说这句话,现在敢说了。”

  第一次当别人的哥哥

  这次,做别人的“哥哥”,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

  时分是彭昱畅接触剧本后一眼认定的角色。他表示时分非常完美,用一种很负责任的方式去保护妹妹,是一位很有担当的哥哥。正当其时的年纪遇上合适的角色,时分简直是为彭昱畅量身定做的。他为戏狂减重,还通读了原著漫画。

  导演郑芬芬出生在非独生子女家庭,之前执导的《听说》中,姐妹在“手语”世界“无声胜有声”,令无数人潸然泪下。此番在拍摄电影《快把我哥带走》过程中,除了还原漫画精髓外,郑芬芬还将自己的真实经历融入兄妹的对话和心理活动中。为让情感表达更为细腻,她亲自操刀多次打磨剧本,才有了最终成稿,传递出兄妹一起长大陪伴的温暖与依靠的力量。

  彭昱畅、张子枫两个独生子女要演出同一屋檐下“相爱相杀”十几年的兄妹,除了剧本围读,他们接到的第一个拍摄需求是——跟对方聊天,建立兄妹默契。杀青的时候,“妹妹”张子枫的车开出去又折回来,跳下车哭着拥抱了“哥哥”彭昱畅。导演郑芬芬感慨称:“开心的是,我成功塑造了一对兄妹,相信他们的演出一定能打动很多人。感动的是,我知道他们的兄妹情不会因为这部电影的杀青或上映而结束。在我心中,他们是永远的时分时秒。”

  如何赋予木偶灵魂

  虽然是非科班演员,但彭昱畅的表演颇有灵气。他说在影视剧里能赋予角色灵魂,完全是因为大学四年里一直在努力学习怎么赋予木偶灵魂,“那是一个更为艰难的过程。演木偶时,木偶是你,你也是木偶。木偶本身是没有生命的,但是通过我们的表演让它的生命力能够展现出来。”

  当然,光有灵气显然不够,彭昱畅相信努力和真诚是成功的必要手段。为了出演《闪光少女》中技惊四座的打鼓少年李由,彭昱畅苦练打鼓三个月,生生敲断三根鼓槌。在《网球少年》中,彭昱畅练会了男主角的必杀技“外旋发球”。

  而在《快把我哥带走》中,彭昱畅进组特训三件事:吃烤肠(一口吃掉一根)、打篮球、练啦啦队舞。对他而言,最难忘的还是那场“离别戏”:“那场戏拍了4天,压力呈几何倍数增长。导演对那场戏要求很高,天天晚上都得拍。当时想这大概是我人生当中的一个瓶颈。”

  彭昱畅表示,现在想把每一个当下角色演好,“因为三十岁的时候没可能会接到《快把我哥带走》这样的戏。这个年纪还是应该多尝试,会给自己一个度,就是看角色能让自己心怦怦跳的,会想演。”

  文/本报记者 肖扬

X
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
用户: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