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剧展评⑯|英雄,是民族最闪亮的坐标——舞剧《骑兵》的叙事路径与符号表达

2021-10-12 12:34:38来源:四川在线编辑:王向华

梁瑞轩  焦阳


作为中国舞台艺术史上首部以骑兵为题材的大型原创民族舞剧,《骑兵》以其完整清晰的叙事建构、饱含情怀的思想意涵、巧妙创新的舞蹈语汇书写了英雄主义的当代表达。“长于抒情,拙于叙事”传统舞蹈表现功能与特性在该剧的视觉呈现中被明确的叙事路径和精妙的符号表达所取代,在新的舞蹈语汇与叙事结构中逐渐消隐。

舞剧《骑兵》在整体上以顺叙的六幕加之局部多时空插叙的方式完成叙事表达,给予观众最直观的故事情节发展脉络。朝鲁和草原上的战友在“跟定共产党,参军保家乡”的思想引领下与心爱的战马组成一支血气方刚、保家卫国的民族骑兵队。作为正面战场,在视觉呈现上,这支队伍时而在舞台后区策马奔腾,挥刀杀敌,与舞台中央错位时空的后方支援草原人民景象形成鲜明对比,构成虚实结合的空间美学;时而又在台中或台前展现铮铮铁骨、一人一马的壮阔景观,伴随激昂的背景音乐给予观众强烈的视觉冲击。这支民族骑兵队伍是历史的选择,是人民的选择,也印证了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祖国是人民最坚实的依靠,而英雄是民族最闪亮的坐标”。


该剧的最大亮点,也是观者津津乐道之处是以尕腊为首的草原战马,其身份具有双重特性。一方面,舞剧作为形体艺术,是符号学意义上的“模糊符号”。战马的拟象化视象在独特的舞蹈艺术语汇编排下,传达出罗拉·巴特提出的二级意指系统意涵,即除战马的视觉形象和其概念内涵组合而成的一级符号系统表达的直接意指外,还凸显了作为二级符号,拥有更大社会意义和文化意义的含蓄意指——冲锋陷阵、坚强不屈的中国精神。另一方面,血战沙场的战马同时也是草原人民最好的伙伴,从第一幕《男儿归》中尕腊和珊丹的特异“双人舞”,到第三幕《从军别》朝鲁、尕腊和珊丹的三人舞,无不体现着编导所要展现的人与马的关系。在关系的表明中,又不得不提到作为情谊关联的金色铃铛和从军红花的符号表征作用。珊丹将金色铃铛送给朝鲁,实则传递的是自己对于心爱之人的信任和对爱马的情谊;从军红花所要表达的既是草原姑娘对于从军爱人浓浓的不舍之情,又是寓意着可能的流血牺牲。

骑兵、战马是该剧英雄主题的象征意象,任何时代都有英雄,对于英雄主义的当代艺术再现,《骑兵》在创作理念和形式探索上都做出了别具一格的丰富和创新。从编导何燕敏的视角不难看出,这部作品不仅凝结了她对于父辈使命的传承,还肩负着民族文化和中国精神的传播,当初无愧做到了“让英雄在艺术作品中传扬下去”。第五幕《英雄泪》中骑兵们不畏生死英勇抗敌,红鬃烈马尕腊为救朝鲁战死沙场,直立担架一次次“翻转”所动态呈现出骑兵英雄牺牲的壮烈场景......都强烈震撼着剧场中的观众,“英雄是民族最闪亮的坐标”通过视觉图景深植于观者的脑海之中,激荡在剧场之内,推动观众与剧中人物展开一场跨越时空的“对话”,完成了信仰与使命的传递。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梁瑞轩,四川大学艺术学院2021级艺术学理论专业表演艺术理论与实践研究硕士。

,四川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副教授,硕士生导师,英国华威大学访问学者,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四川省广播电视学会电视剧专委会副主任,四川省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民建四川委联络委委员。 曾获第七届、第九届“巴蜀文艺奖”、四川省第十五届小戏小品大赛“最佳导演奖。

本文所配图片由内蒙古艺术院授权提供,转载须注明出处。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