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评弹|杨庆祥:作为一种“生态产品”的诗歌

2021-10-16 17:31:04来源:四川在线编辑:王诗侠

作为一种“生态产品”的诗歌

杨庆祥

1、

诗人布瓦索(Boisseau)曾经写过一首名为《牛皮纸》(Parchment)的诗歌:我手中摊着那张小牛皮/600年前就已存在/透明的皮纸/四端被人尽力扩展开/还有人用弯月形的刀刃刮擦/这是肉的那面,它了解真正的黑暗/这是毛的那面,它经受了岁月沧桑/日晒雨淋。皮上印满了祈祷者的棕黑色墨水……。布瓦索这首诗并非赞美牛皮纸的精美工艺,在生态理论家看来,这首诗恰好揭示了“书写”背后的物质性和残忍性,作为书写载体的牛皮纸正是来源于对大自然(动物、植物、岩石、水等等)的剥削和掠夺。正如本雅明在《历史哲学论纲》中所言:“文明的进程中必然有野蛮的存在”。书写行为作为人类社会实践的一种,它必然也要陷入这样的矛盾性之中:它既是道德的,无书写则无自由;它又可能是野蛮的,它破坏了自然的平衡。

2、

比较而言,诗歌是最符合生态主义要求的人类产品之一。它耗费最小的纸张、墨水,它占有最小的磁盘空间,它的传播速度迅捷,它排出的热量和二氧化碳可以忽略不计。如果我们的诗人们更注重诗歌与个人内在精神之间的关系而不是执着于它的“公共性”——这一点今天变得越来越可疑——那么,诗歌甚至不需要发表!更不需要浪费过多的物质性原料来进行印刷和出版。

在与自然的关系上,诗歌自动具有一种绿色性和环保感,它天然拒绝侵略、剥削和压迫,所以,无论是神的语言还是道的语言,它们的第一句话,必然是诗。

3、

诗歌不仅仅关系到物质性,更重要的是,它关乎心灵和精神。或者说,诗歌是所有精神产品中最具有心灵性的一种。与小说不同,小说家往往需要用头脑和知识去观察和书写,这是一种间接性的创造方式。诗歌则是最直接的,从心灵的深处直接涌现,从万物有灵的角度看,所有自然的造物都是一种诗歌的存在——河流、山川、动物、植物以及人本身。因此,真正的诗歌已经“先在”,它是一种最“经济”的形式,它不仅消耗最小的物质性,它同样消耗最小的精神性。或者说,它滋养精神、创造精神,并在这个意义上成为自然之子。

作者简介:

杨庆祥,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中国现代文学馆特邀研究员,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委员。出版有思想随笔《80后,怎么办》,诗集《这些年,在人间》《我选择哭泣和爱你》,评论集《社会问题和文学想象》等。作品被翻译成英、日、韩等多种文字,曾获中国年度青年批评家奖、第十届上海文学奖、首届《人民文学》诗歌奖、第三届唐弢青年文学研究奖、第二届《十月》青年作家奖、第四届冯牧文学奖等。曾担任第九届茅盾文学奖评委、第五届老舍文学奖评委。近年多次受邀赴美国、德国、奥地利、瑞典、日本、韩国、捷克、波兰等国家进行访问和演讲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