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昱畅 想演让心怦怦跳的角色

www.scol.com.cn (2018-08-21 10:54:34) 来源:北京晨报
编辑:梁庆王琳  

  上周五,根据畅销动漫改编的同名电影《快把我哥带走》正式上映,这部校园青春片的主要落点是兄妹情,其中饰演哥哥“时分”一角的是90后演员彭昱畅。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木偶表演专业的彭昱畅今年24岁,他既不是科班出身,也没有选秀背景,从三年前的热门网剧《太子妃升职记》到去年的电影《闪光少女》,再到今年年初浙江卫视综艺节目《演员的诞生》,彭昱畅凭借“演技”一步步进入了大家视野中。“这个年纪还是应该多尝试,遇上那些让自己看了心里会怦怦跳的角色,我就想演。”

  想演让内心怦怦跳的角色

  “‘时分’非常完美。他用一种很负责任的方式去保护妹妹,是一位很有担当的哥哥。但吸引我更重要的原因是我想把每一个当下的角色演好,因为三十岁的时候没可能会接到这样的戏,大家可能也不太会认可。这个年纪还是应该多尝试,遇上那些让自己看了心里会怦怦跳的角色,我就想演。变成妙妙的哥哥后,时分和时秒在巷子里走来走去摊牌时说的那段话,看到那段开始我就不行了。”剧本看到这里彭昱畅的心突然“怦怦跳”,有了正当其时的年纪遇上合适角色的感觉,有了那种“想演”的冲动。

  彭昱畅并不是“时分”这个角色的第一人选,导演郑芬芬创作到第三稿的时候才找到他。郑芬芬透露,在选定了张子枫出演女主角“时秒”后,他们曾考虑过很多角色出演“时分”,最终的感觉是彭昱畅和张子枫最有兄妹之间的“CP感”。而后彭昱畅减重数十斤,通读了原著漫画,全身心进入角色。“小时候就脖子上挂个钥匙,自己开门就走,钥匙掉了就得挨揍。挨揍的原因就是万一别人捡到开我们家的门怎么办?人家不知道我们家住哪,捡到也没用。小时候怕挨打不敢说这句话,现在敢说了。”

  培养亲兄妹间的默契感

  彭昱畅和张子枫都是独生子女,在影片中却演出了亲兄妹之间那种“相爱相杀”的默契感。为了这个默契,拍摄前期他们做了大量工作,除了剧本围读,两人还走遍了“家”的每一寸地板。彭昱畅称他们接到的第一个拍摄需求是跟对方聊天建立兄妹默契,由此戏外二人开始以“妹妹”、“我哥”相称。零食是二人一大交集,而彭昱畅也是用零食打开内敛“妹妹”张子枫的话匣子的。彭昱畅只要发现好吃的就拉着张子枫一起尝,不够吃要“抢”对方的吃,不好吃的要“骗”对方分享。《快把我哥带走》的拍摄过程中除了还原原著漫画精髓外,郑芬芬还将自己的真实经历融入兄妹的对话和心理戏中,让整个故事的情感表达更为细腻。影片中的时秒是个搏击高手,每当时分“贱萌坑妹”时,时秒就会“以暴制贱”。但拍摄时张子枫并不敢对彭昱畅拳打脚踢,她认为“不能对亲人下这么重的手”,有亲哥哥的郑芬芬则坚称亲兄妹就会,她在现场一人分饰兄妹两角还原“互殴”实况,并亲自上手试戏,“就像是在拍武打片一样。可怜的彭昱畅,他每次拍‘动作戏’都得被揍两次,先被我揍一次再被子枫揍一次,更不要说万一NG的话要被揍多少次了。”有一场兄妹相杀的“掐脖”戏,张子枫“火力全开”,“我哥说没事你就再使劲儿点掐吧。拍完他才告诉我,刚才差点儿咽气。”除了挨打,彭昱畅还要一边减肥一边狂吃。戏里的时分格外擅长“抢烤肠”,按照剧情设定时分每次都是一口吃掉一根烤肠,所以彭昱畅进组特训三件事之一就是吃烤肠,有一次彭昱畅整整吃掉了5根烤肠,还加大了自己特训技能——一口吃下三根肠。

  遇到人生中的一个瓶颈

  《快把我哥带走》尾声的离别戏是全篇的高潮,兄妹二人在站台两侧告别的情节也戳中了很多人的泪点。对于彭昱畅而言,最难忘的就是这场“离别戏”。“那场戏拍了4天,压力呈几何级数增长。导演对那场戏要求很高,天天晚上都得拍那场戏。当时想这大概是我人生当中的一个瓶颈。”原著作者幽·灵姐妹透露有个镜头彭昱畅因为自责而急哭了,张子枫为了让他能代入情绪,即使没有她的戏份,也陪在旁边搭戏,脸都哭肿了,最后一点点磨出了感觉。

  电影杀青的时候,“妹妹”张子枫的车开出去又折回来,跳下车哭着拥抱了“哥哥”彭昱畅。对此郑芬芬不无自豪,“开心的是,我成功塑造了一对兄妹,相信他们的演出一定能打动很多人;感动的是,我知道他们的兄妹情不会因为这部电影的杀青或上映而结束,在我心中,他们是永远的时分时秒。”“妹妹”张子枫第一次看到成片泣不成声,哽咽着感谢“哥哥”彭昱畅:“拍这部戏最大的开心就是认识了一个哥哥,然后他还真的成为自己的哥哥。我其实挺感谢他的,我在拍戏前没有那么投入进去,我拍戏大部分的认真劲儿都是被我哥给带过来的,没有想到我哥会对每一个镜头都那么认真和负责。他的那个认真劲儿就带动到了我。他在片场主动以哥哥的状态跟我沟通,才让我慢慢找到妹妹的感觉。我觉得如果换一个演员,不一定会有这样的效果。”

  这次出演“哥哥”的经历,让彭昱畅对于兄妹之间的情感有了认识,“妹妹就是只能自己欺负,别人欺负就是会出头的那种。”他又从兄妹情义延伸到家人和家庭,“家庭是责任,不仅仅是亲情,不仅仅是爱情,你得对家里的所有人负起这个责任,有这个担当,去为他们挡风遮雨。”

  ●人物素描

  “2.5次元人”彭昱畅

  2015年彭昱畅偶然认识了导演侣皓吉吉,出演了热门网剧《太子妃升职记》中的“强公公”。2017年7月,彭昱畅主演的校园励志片《闪光少女》上映,他凭借该片获得了第20届上海电影节亚洲新人奖最佳男演员奖提名。2018年1月,彭昱畅参加湖南卫视《演员的诞生》,并出人意料地从陈龙、李泽锋三人组中突围。突围成功后,彭昱畅和演员陶虹合作了《末代皇后》,他饰演了不同时期的溥仪,专业评委、观众都对于这位90后的演技表示认可。从《闪光少女》到《快把我哥带走》再到还未播出的新剧《网球少年》,彭昱畅已经接连塑造了三个“二次元”人物。他称自己生活中算“2.5次元人”。彭昱畅认为二次元是一个可能虚拟但更美好、更浪漫的世界,他向往那个非黑即白、爱恨分明,正义就是正义、邪恶就是邪恶的世界。彭昱畅相信努力和真诚是成功的必要手段。为了出演《闪光少女》中技惊四座的打鼓少年李由,彭昱畅练打鼓三个月,生生敲断三根鼓槌。在新戏《网球少年》中,彭昱畅练会了男主角的必杀技“外旋发球”。在第二季《向往的生活》中,彭昱畅则因为真诚而圈粉,何炅形容他是“有小孩子的样子,却没有小孩子的毛病”,而黄磊则称他“非常好,很可爱”。

  2004年,上海木偶剧团联合上海戏剧学院开创首个木偶专业本科班,2012年彭昱畅入学。今年春天,木偶表演专业成为上海戏剧学院艺考的一匹“黑马”,只招18人却有1380人报考,当时有人称是彭昱畅带火了这个专业。被称“带热”了专业,让彭昱畅有些不安,为此他还专门跟大学班主任发信息“解释”。对于自己的专业彭昱畅有不同的理解,“我们专业的全称叫做表演(木偶皮影与木偶造型),从这里就能看出来我们专业不会和表演无关,反而是相辅相成的,通过操控木偶来表演,你首先要自己理解你自己演的东西,才能去赋予你操作的东西和灵魂,如果本身对于表演一无所知,那么作品肯定也不会特别精彩。今天我在影视剧里能赋予角色灵魂,完全是因为大学的四年里我一直在努力学习怎么赋予木偶灵魂,那是一个更为艰难的过程。木偶本身是没有生命的,但是通过我们的表演让它的生命力能够展现出来。演木偶时,木偶是你,你也是木偶。”北京晨报记者 王琳

X
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
用户: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