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什么拯救华语流行曲歌词?

www.scol.com.cn (2019-04-17 09:05:19) 来源:文汇报
编辑:梁庆黄启哲  

  正在热播的央视综艺《经典咏流传》通过流行音乐赋予古诗词全新面貌,让不少观众感慨,或隽永或激昂的词句在当代旋律中,仍能给人以感动与鼓舞。而与之相对照的,是华语流行乐坛优质歌词创作的越发“贫瘠”甚至“枯竭”。

  《学猫叫》《带你去旅行》《离人愁》等“网络神曲”走红,其大多旋律简单、容易上口,节奏鲜明动感十足,可品味其中歌词,问题多多——不是通篇语义不通的华美辞藻堆砌,就是用高密度的流行语来引发听众的好奇与认同。

  上海音乐学院教授陶辛认为,流行音乐因为具有商品属性,固然需要通俗易懂,甚至为了追求吸引眼球而刻意求新求变。而另一方面,流行音乐作为一种“非体制表达”的艺术形式,其歌词创作的文化内涵与价值引领同样不容忽视。目前的文化产业体系对商品属性普遍很看重,而对其表达功能就较忽视。这也是近些年来的流行音乐“爆款”缺乏生命力的重要原因。

  弊病一:流行语随意拼贴,没有语感深意的白话充斥其中

  古人云:“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对于流行歌曲来说,使用流行语、热衷爱情主题无可厚非,不过翻看当下的流行歌词发现,流行语的出现频率过高、大量无意义的白话口语让歌词内容变得毫无营养。

  “你说你喜欢森女系,而我多了一个G,就像Love,去掉一半变Loli。”这是某位凭借网络直播走红女歌手的成名曲。如果说“love”变“loli”从字面意思还能勉强理解,那么“森女”与“G”的区别,是指“森”字汉语拼音后鼻音多一个“g”变成“僧”,用以与歌名中的“佛系”相呼应,实在有些牵强附会、莫名其妙。哪怕是华语乐坛某知名实力唱作人,其新作中反复出现“不爱我就拉倒”“爱的抱抱”“哥练的胸肌”……此类流行语令人大跌眼镜,不仅与抒情摇滚曲风完全搭不到一起,其内涵意境更远逊于从前的口碑之作。

  其实,同为白话口语,李宗盛一首为父亲而作的 《新写的旧歌》:“等到好像终于活明白了,已来不及。他不等你,已来不及。他等过你,已来不及。”几个字的变化就把“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又推进了一层。

  弊病二:追求华美辞藻,反变成故弄玄虚的无病呻吟

  网络流传一句调侃歌词的话:“不要相信作词人,他们为了押韵什么都做得出来。”听上去是一句笑谈,某种程度上也暴露了流行歌曲歌词创作的随意性。一些追求华美辞藻的歌词中,看似意境唯美、精雕细琢,实则辞藻随意堆砌,更不必说格律平仄,通篇下来只有情绪的宣泄、空洞的描写,谈不上意境,更难有内涵。

  有的歌词里强行使用现代汉语里的生僻字词故弄玄虚,比如“髣髴兮梦不真,飘飖兮情难全”;有的歌词只是将唯美词句堆叠,丝毫不顾行文逻辑,比如“也曾鬓微霜,也曾因你回光,悠悠岁月漫长,怎能浪费时光”;还有的歌词洋洋洒洒,江山刀剑美人的意象变着法地出现,可来来回回表达的不过是一个意思。

  对此,有人不以为然:古诗文中尚有“出师一表真名世”的名词活用动词;“春风又绿江南岸”的形容词使动用法,为何对当代人的拟古之作吹毛求疵。要知道古诗词并非只因单纯的辞藻优美而流传至今,文字最终是为内容服务,如若没有深刻的思想内涵与独到的比喻、深远的意境,很难赢得人心。正如《文心雕龙》所说:“晦塞为深,虽奥非隐;雕削取巧,虽美非秀。”缺乏真情实感的拼凑雕琢,只有晦涩缺乏思考,纵然唯美却谈不上高明。

  流行歌曲的传唱也会误导大众,甚至让李鬼战胜了李逵。一首歌词来自李清照《如梦令》的《知否知否》,其中“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的原句,反被人批“堆砌辞藻”。反过来,针对近期某首词不达意的“抖音神曲”,曾有一位扬州大学文学院副教授邵晓舟站出来发文痛批歌词不通,却遭到大量网友的围攻,原作者更是毫无虚心接受之意,反而傲慢回击,创作者对于“你的笑像一条恶犬,撞乱了我心弦”的强行解释,网友很难买账。

  彩虹合唱团首张专辑《白马村游记》同样是尝试“文白相杂”的歌词:“天上几盏明星,山中睡着白云,河流是夜的秀发,渡口缀满灯花”。没有华丽的比喻,却依然能唤起听者对理想“桃花源”美的想象。

  弊病三:文学历史典故乱用,缺乏常识逻辑闹笑话

  如果说前两条弊病还停留在言辞空洞浅薄的层面,那么一些有违逻辑常识和文学历史典故误用的例子,更暴露出词作者的无知。

  不少人一定听过这样一句歌词:“我想要带你去浪漫的土耳其,然后一起去东京和巴黎,其实我特别喜欢迈阿密和有黑人的洛杉矶”,这条浪漫的路线曾被某综艺嘉宾吐槽“都不顺路”,虽只是调侃,而歌词第一段“头发长见识短的惊奇”的确是褒贬不分,语焉不详。

  一些追求古意、“旁征博引”诗词的歌曲更成为“重灾区”。在某平台引发无数网友模仿翻唱的古风歌曲,运用戏曲元素的片段确实让人为之一振。可细看歌词,一上来“春去白了华发落寞了思量”就逗乐了不少网友,“华发”已是白发之意,如何又“白了华发”?还有“霸王收起剑,别姬也已走远”更是被网友吐槽“玩过网游的都知道叫虞姬”。至于“肝肠寸未断”“我座下马正酣”这样的“搭配”已经到了莫名其妙的地步。

  流行音乐固然是一个时期“流行”的快餐文化,凭借网络流行语、辞藻堆砌或许能获得一时的流量和关注。听众也不会对每一首歌都用经典的标准去考量。可正如乐迷所感慨的,流行音乐刚开始打动人的是旋律,最后留在记忆里的是歌词。想要朗朗上口,一如“有些事情你现在不必问,有些人你永远不必等”这样的都市宣言;就算追求唯美空灵,也只消轻叹“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如影随形”来点到即止;倘若拟古仿古,也能有“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的意境悠远。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